<track id="zlgno"></track>

    1.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      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文学 > 散文随笔 > 优美散文 > 正文

      一棵黄果树的命运

      来源:网络收集 编辑:admin1 时间:2010-12-28 13:59 阅读次数:

      我们的村小,也就百十来户人家,几百个村民。自古以来没有出过名人,也没有什么特产,不过,因为村里有一棵古老的黄果树而出名,叫黄果树村。

      那株黄果树就长在我们村口,不知已有多少年头。三百年,五百年,一千年,皆有可能。就是村里上百岁的张爷爷都说不上来,他说从小见到的黄果树就是那个样子了。反正他是我见到的黄果树中最大的一棵,不仅高大,他的树身起码要七八个甚至更多大人才能合抱。尽管黄果树的年龄很大,但他绝没有老态,仍然枝繁叶茂。他的叶子肥厚宽大,枝丫伸展得很宽,他的树阴足够有个篮球场大。只要你站在他的下面,太阳光照不进来,雨水也淋不进来。大概是因为这棵树的护佑吧,我们村子里有很多高龄老人,八九十岁的人比比皆是,为此,他成了我们村吉祥的圣物。

      我们村子虽然离集镇有几公里,但是村口却是个要道,是周围那些村的人到乡上和县城的必经之地。下雨了,在黄果树下躲上一阵子;太阳大了,在树下乘会儿凉;累了,坐在树下的石头上休息一会儿。村里有人捕捉到了这棵树的商机,在树下摆起了小摊,卖茶、水果、糖、花生、瓜子等。从此,黄果树下更加热闹,成了我们村的小集镇,更成了我们小孩的向往之地。

      农闲时的茶余饭后。村里的男人们带上一条凳子,抱一些竹篾片或篾丝,到树下,编竹筛,筲箕,背兜,或其它必需的竹农具,扯一些男人关心的话题;女人们则带上手工活,纳千层底,绣花,织毛衣,做鞋垫,一边和女伴说些私房话;孩子们则是在大人之间来回跑动,一会叫声妈,一会又喊一声爸,要么与小伙伴玩猫捉老鼠的游戏,要么比赛爬树。饿了,渴了,就向父母要钱去买水买糖果。

      夏天的晚上,劳累了一天的人们,在洗去一天的灰尘汗味后,很多人都要到树下乘凉。抬个凳子,拿把篾扇。我们这些小孩是绝不会放弃这样热闹的机会,屁颠颠地跟着大人后头去。大人们先是张家长,李家短的东拉西扯,对这些我们没有兴趣听,与伙伴们在一边打闹。等这些龙门阵摆得差不多了,我们再凑拢去。因为让我们高兴又让我们害怕的时刻就要来到了。村子里最有文化的眼镜叔叔要开始讲故事了。他,中等身高,身体单薄。但他像个说书的,肚子里有很多的故事,鬼怪的居多。他讲的时候,声音变化无常,忽高忽低,忽快忽慢,有时是惊风,有时又是闪电,有时又是急雨,我们的心总会跟着上下起伏,甚至咚咚地跳。听完后不敢再一个人回家,觉得那些鬼怪就等在回家的草丛、树梢或路上。

      在黄果树发嫩叶的季节,小孩们总会爬到树上,摘几个还没舒展开的嫩叶卷,我们称这种东西为黄果。撕一片送到嘴里,一股又酸又涩的味道让你立即张不开嘴,但我们仍是乐此不疲。不管我们做什么,黄果树从不发怒,总是笑眯眯地任凭我们在他身上胡作非为。

      黄果树不仅对小孩这样,他对我们整个村子都是这样。他默默地站在我们村口,为我们遮着风,挡着雨,看护着家园。谁家的老人去了,谁家添了口,谁家的子女升上了学,哪块地里种的玉米,哪块地里种的花生,他心里都清楚。在他的心中,村子就是他的一切。他永远是那么满足,那么慈祥。他站在那里,无欲无求,几百甚至上千年的守候,都无怨无悔。莫非,在他的心中有一个什么秘密?为谁在信守什么承诺?在村民的心中,他早已不单纯是一棵树了,而是他们的希望所在,是他们心中的神。过春节的时候,村里的家家户户都会给他烧香,在他身上挂一块红布条,吹风的时候,满树的红布飘飘,好看极了。

      不知什么时候,村里的小孩爬到树上玩的时候,发现黄果树有些变化。他的几根粗大的枝桠上,被蒙上了一个袋子,袋子里装了很多泥土。小孩百思不得其解,就去问大人,大人们也不清楚,便去找来眼镜叔叔。眼镜叔叔爬到树上仔细看了看,说,他从书上看到过这种做法,叫靠接,先把树枝多半圈的皮剥去,断其水分和养分,促其长根,然后就将之锯掉,连土栽到地里,就成了一棵独立的树。村民去找支书,支书耸耸肩,无奈地说,这棵树已被城里的一个开发商看中,要被弄去种在新开发区里,那人在上头很有关系,乡上的书记都无可奈何。

      上一篇:斜阳残雪殇几何
      下一篇:没有了

      相关推荐:

      中考网

      高考网 范文先生 联系QQ:26991496 邮箱:26991496@qq.com

      高考动态 中考动态 作文 题库 教案 备课 诗词

      Top 湖北快三计划